LIFE

心里的雪

毕业之后的冬天,没有下大雪的印象,但很冷,风大的往心里钻。

能想起来上一次大雪天的记忆片段或场景,已经有一种很遥远的假象了,那天穿的灰色李宁拉链外套像是新世纪初的款式,老派又松垮。

我们把所有烟花都卸下后,我爸在里面算账,我走到外面来休息一会儿,那是年三十前的一天,下着那几年最大的雪。车正好停在一根歪斜的路灯下,是附近唯一的光源。夜已经深了,村里的人们早已入睡,看着大片的雪花在路灯光影中纷纷落下,也没有风,只是轻飘飘的落下来,慢慢躺在地上越积越厚。向无尽黑暗远处望过去,看起来很远,因为看到烟花炸开过好久才能听到声音,而且只是微弱的一声,火花瞬时的光亮照出村庄房屋的轮廓。一旁有条小河隐约可以听到水缓缓流动的声音,河水在黑暗中看起来特别清澈。这种场景中,人的内心会变的更轮廓分明一些,也会感到自我的渺小,变成了在无尽黑暗中发出的一点点微弱的火光。我爸出来的时候,车玻璃上又积了一层雪,刮掉后我们就回家了。

虽然早就不做烟花生意了,但我对过年的大部分印象依旧被这些意象占据着,曾经每年过年前的一段时间,都能看到许多的人间百态,人情世故,有喜有悲,世俗又感到亲切,这是真实的人世间的烟火。毕业后到现在,好像离这些世俗或市井气的感觉有了陌生感,内心的轮廓也开始模糊不清,像积起了雪,旧雪加新雪。过去的牵绊与不安全感始终没有彻底抛开,处处防备的心理机制很难让人放松下来,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也日渐下降,内心世界在下的雪,有点让人看不清回家的路。

2018 年还是比预想的要过去的快了一些,这对我来说真是难以定义的一年,我第一次有了不想回望一年的念头,不过好在这一年的最后这段时间里,特别是从参加大学同学婚礼开始,突然意识到,之前的所有生命时光里,好像把人生中最重要的那些东西搞错了先后顺序,或者是用心的分配不合理,真的觉得自己好蠢,希望可以尽快调整过来,并慢慢擦去那些心里的雪。

Standard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